什么叫“捡篓子”?

前段时间朋友们在群里讨论“捡篓子”这个词,大家的看法都是对的,“捡篓子”跟普通话里的“捡漏”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就是撞了大运,得了大便宜,而且得来基本不费功夫的意思。

比如说队友传球到门前,因扎吉面对空门,轻轻一推,进了。这也叫“捡了个篓子”。

不过,这个词在之前的长沙,主要是古玩行业内喜欢说,属于行话,或者叫“黑话”。下面讲两个真实的故事来举例。

周老师以前在海南做房地产,更早一些时候,是公务员。1996年,他从海南回长沙,在清水塘街上开了一家古玩店。他以前就喜欢古玩,做房地产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陆陆续续收了不少好东西。

比如开店不久,他就收到一套很不错的旧书。那是别人介绍的,一个湖南农业大学的退休女教师,80多岁了,因为后人不喜欢这些旧东西,想卖掉。

周老师到了她家,谈好这七八百套旧书价钱后,女教师又说,她还有一套书,本来没打算卖的,但看周老师比较懂,也一起卖了算了。接着,她神情凝重地对周老师说:“但你不能糟蹋了它。”

周老师一看,大吃一惊,原来这是一套抗战时期郭沫若、夏衍等名家创作的话剧剧本,是纸张很差的手本,共130多本,十分珍贵。周老师当时比较奇怪,这个老教师怎么会藏有这么齐全的一套剧本,后来经过打听才知道,她年轻时即是湖南抗敌救亡演剧六队的一名女演员,经常跟田汉一起排演话剧。

之后,其他的古书被一个山东威海人买了,那一套剧本另外放在一个地方,威海人也看到了,非常感兴趣。周老师是不到10元钱一本收的,总共一千多,威海人出十几万,几乎是一百倍的利润,但周老师并不动心。直到现在,这套话剧剧本一直藏在他家,没有卖出去,只是抗战胜利60周年的时候,拿出来让电视台拍过一次。

他也不愿意捐给博物馆,他觉得博物馆可能也不会珍惜,“除非是专门的抗日战争博物馆,我才会考虑。”

2002年左右,小李在清水塘开了家店,专做字画。一天早上,店里来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人手里抱着一捆画要给他看货。一打开,小李首先看到的是一幅刘罗锅的徒弟伊秉绶的六尺大对联,当时就吃了一惊。接着看其他的,也都是货真价实的“老东西”。

小李竭力掩饰住内心的激动,更不能明说这是名家的作品,只是问他卖不卖,并且告诉他市场价:没名气的人写的对联一幅两三百块,画作三五百块。

那两个男人说不卖,把画卷起来,走出了店门。小李没心思再做生意,就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看。他看到那两个人进了一个店子,“那个老板比较有钱,不懂字画,有时候喜欢乱买乱卖,有一次被他碰中运气,一批画卖了一千万。”小李心想:“这下完了,肯定被他收了。“他沮丧地回到了自己店里。

一直到下午,那两个人再没在街上出现过。晚上,小李总觉得心里有事,不想回去,就跑到马路对面吃饭。整条街只剩下一两家店还开着门。这时他远远看见一家店里亮着灯,那两个人就在店里。二十多分钟后,两个男人出来了,而且手里拿的那捆画比早上那捆还大,小李一阵激动,迎面走过去。

两个男人认出他来了,问他怎么还在这里,小李吹牛道:“业务多,忙到现在,正准备回去。”

拿画的那个男人很爽快地说:“走,去你那里。对联价格你给我高一点,画的价格就按你说的。团扇面,字写得好,你也给我高一点。”

算下来,所有作品总共要7000块。但小李身上只有6500,卖画的男人说:“小伙子,看你人不错,就6500给你了。”

第二天,长沙收藏界玩字画的不少人都知道小李捡了个篓子,跑过来看。没过多久,那幅对联就卖了8万。还有一幅清代宫廷画家周一桂的画作,小李没见过线万卖给了一个老客户。后来听说上海博物馆找这个客户要花100万收,他都没卖。

他说,他后来心里还是有一点愧疚的,“但这种事情,历来就是这样的,我之所以赚钱,靠的就是眼光和专业知识。”

那几年,由于好东西不断涌现,古玩市场十分火爆。类似的捡篓子和被捡篓子的事情,在清水塘层出不穷。

【夹码子】纯粹的假货。行内一句话,叫“不怕东西贵,就怕东西不对”,只要买的东西是真的,贵点,吃点亏没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总会不断增值。

【不到代】年代不对。卖家讲是清康熙年间的,但实际上是同治年间的,或者民国时期的,就叫“不到代”。

一次,一个古董店老板甲收了一把明代的古琴,送货人开价一万,他看了半天,心里价位也就1万2左右。还了点价,9800元买下。他有个小疏忽,琴后面若是有落款,附加值会高很多。那把琴有,是用毛笔写的,老板甲没看到。

当时在店里有另一个古董店老板乙,看在眼里,就说“你一万块钱让把我算了。”老板甲本来心里就没多大把握,于是做个顺水人情,让给了乙。乙后来以16万的价格卖出。这就叫甲走了雷。

但实际上乙也走了雷。不久后,甲到北京,在古玩市场里又看到了这把琴,标价180万元。

【打板子】讨价还价。行业潜规则,只要还了价,对方答应了,就必须成交。否则你这个人没了信誉,以后没人再送货给你。

农村里好东西被收完、挖完之后,有一些乡里人会来清水塘,买假货回去,埋在地里,让人来挖。或者是周边地区,常有市内有钱人前去钓鱼的地方,就搁在鱼塘边,装作是老东西,引人上当。这就叫“埋雷”。

有个著名的笑话。一个冬天的周六早上,一个农民在清水塘摆地摊,面前只有一个浅绛彩瓷笔海,当时市场行情在三四千左右。有个大老板问他“好多钱”,农民说“七十”。老板说“这么贵”,就准备走。

这时一个刚买完菜的老师傅经过,也问了一下价钱,老师傅是外行人,听农民说七十,就问“五十卖不?”农民说好。他当即点了五十块钱给农民,把笔海装进了自行车前面的钢丝兜里。

前面那个大老板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他马上追上去问这个老师傅买,但老师傅很有意思,他就是喜欢这个东西,无论老板出五百还是一千,他都不肯卖。老板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悔恨地目送他骑上自行车远去。

【看不懂】或【你自己去看咯】你收了个假东西,喊同行来看,同行一般碍于面子,不会直接告诉你这是假的,而是说“看不懂”。只要是懂行的就知道,这东西有问题。

【开门的】你喊同行看你收的东西,他如果说“开门的”,就说明这东西没问题,是真的。你不要再问了。

有个著名的“夫子”外号李医生,曾经在清水塘一家店里花8000元买了个笔筒,实际上那老板买过来只花了1000元,宰了他这个夫子一笔。但李医生运气不错,这个笔筒其实是个好东西,只不过有些瑕疵。

三四年后,一个上海人到他家,特别喜欢这个笔筒,想买,李医生让他出个价。上海人客客气气的拿出五叠人民币放在桌上。李医生从中抽出两千递给上海人,收下了48000元。

【挂红】买错了东西,找卖家退货,叫“挂红”。按行规,钱不能全退,卖家会从中抽20%-30%的“红”。一般资深点的玩家,买错了东西都默不作声,要不就把家伙砸了,要不就放在家里,时时警醒自己,同时也免得这假冒玩意再出去害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