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小伙以刀代笔弘扬刀画非遗 方寸纸上尺树寸泓

一推,一提,一抹,青青石板,巍峨山峰,松木林立,泉水叮咚,当即跃然纸上。常年四处踏青采风,山川美景早已了然于胸,下笔之前,石德成果断而熟练。提笔染墨,刀刻有力,不到半个钟头,一小幅山水图便完成了。

8月10日,记者在成都市温江区“逐梦刀画”画室,见到了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刀画的传承人石德成,他正展示刀画技艺,半个小时就完成了一幅简单的作品。石德成说,从2013年到现在,这里是自己来蓉“逐梦”的起点。

浑然天成的叠石、遒劲挺拔的树木、郁郁葱葱的草地,一张纸,不过方寸,却能画出高山流水与万木峥嵘这样的艺术形式,让第一次遇见刀画的石德成惊叹不已。

彼时,2008年,石德成刚从宜宾农村老家到了吉林长春读大学。与刀画的相遇,石德成记得很清楚,“我去看了一场非遗展览,票价对我来说很贵,要30元。当时那幅画大小和我身后的这幅差不多,是宋万清老爷子的作品。画的内容栩栩如生、有美感,像印刷作品一样。”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鬼使神差地买了票后,经过7个小时绿皮火车的颠簸,在一场漫天大雪中,石德成站在了敦化的土地上,这里是刀画的故乡。和想象中不太一样的是,刀画虽是非遗,却一丁点儿也不出名。几番向路人打听,石德成都空手而归。后来他才知道,宋万清老爷子早在非遗申报成功的前一年就去世了。

“求学”的路对年少的石德成来说无疑是坎坷的。宋万清将刀画的手艺传给了儿子宋俊杰,但宋俊杰起初坚决不愿收他为徒。石德成说:“我第一次拜师,他嫌我是大学生,断不会沉下心来好好学艺。第二次拜师,他又借口说他出差了。小半年后,第三次去,也许是真诚打动了师父,他收下了我。”

为了学画画,石德成一个月要交不菲的学费。向父亲要钱不成,他就在火车站给人装卸货,打起了零工。

“我没有天赋,从小唯一接触到与艺术相关的东西是看父亲写一手漂亮字。靠努力和热爱,我那会学习很刻苦的。”石德成这样形容自己,“和师父观念冲突的是,他把刀画作为个人技艺,但我想把它发扬光大。第二年,就背着画板,在学校食堂门口一站,画作摆在地上,就立刻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在同学们的“追捧”之下,刀画社团在学校成立了。2009年9月,在同学们东拼西凑的经费支持下,石德成经营起了自己的第一个画室。短短4年,石德成陆续在东北师范大学、吉林农业大学、长春理工大学等高校有了“基地”。

9年时间,扎根、发芽、旺盛生长。目前,在西南地区,如贵州、昆明等地,都能看见他逐梦刀画的身影。在成都,就有13个“基地”。石德成细数道:“现在有20多万人都学过刀画了,我想让它发扬光大,作为中国艺术的一种形式传播到海外。通过留学生的帮助,这个目标正在慢慢实现。”

在开设画室的选址上,石德成有着自己的坚守,那就是要靠近高校。“从前,刀画是很小众的艺术形式,来学习的人以中老年为主,只能当成兴趣,很难作为事业将其传承发展。年轻人就不一样了,有了他们,这门非遗艺术才能重现活力。”谨遵这一原则,石德成的学员们大都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而他的许多员工也是高校的应届毕业生。

“绘画能使人安静。人心如土地,若不细细打理、时时拂尘,就会长满杂草。反之,若能时常思索与沉淀,才会收获金黄的庄稼稻谷。”看着满屋画作,作此比喻的石德成打趣道,“看不出来,我原来是学农业的吧?而且还是学杂交水稻方面的。”

将刀画的种子散布开来,让更多的人体会到艺术带来的怡然自得,这样的做法,让石德成最终获得了师父宋俊杰的认可。

在成都的这些年,宋俊杰、石德成师徒二人摸索、创造出了更多的工具和用法。钢刀片薄而锋利,最擅长刻出山峰的陡峭;胶皮刀圆润,能毫不费力地还原山间石块的古朴敦实;雪景刀则顾名思义,专为刻画落雪成堆而生;海绵擦很神奇,稍加使用就能营造树木层峦叠翠之感

石德成告诉记者,自己尚有瓶颈未能突破,愿望是能在40岁之前从经营事务中脱身而出,“光荣退休”,方可有大把时间用来潜心研究刀画技艺。

有些是因为规章规定过时,有些是因为现实设计无法满足,或可以用等效的手段替代,达到同样的安全水平。

针对充电产生的停车费用问题,研究探索充电桩运营企业、停车场运营企业、用户等多方共担模式。

大会汇聚世界5G发展的最新成果,为构建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的全球科技和产业合作体系描绘蓝图。

今年服贸会期间,工程建筑专题展区将为观众完整展示建设工程项目的全生命周期建设流程,揭秘那一个个经典的项目是如何拔地而起的。

中国海关管理干部学院工作人员为大家普及反走私等海关相关法律知识,并通过参观海关查获的违禁品,增强大家对海关工作的了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