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打板栗

在我的家乡,每年中秋过后到重阳节期间是板栗成熟的最佳时期。这时,你随处会看到漫山遍野的板栗树。我们那里的板栗树都是野生的,山里的板栗每年都结的丰满。到了成熟的季节,一颗颗缀满枝头的板栗,在微风的轻拂下,摇摇欲坠,煞是诱人。阳光打在板栗的刺球上反射出一道道金光,板栗树瞬间变成了黄金树。

重阳节的前几天,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嚷嚷着让父母去打板栗了。打板栗需要准备一根长长的竹竿儿,带上弯刀、蛇皮袋子、手套,除此之外还要戴上老一辈人的火柴帽子,以免板栗的刺球砸伤头部。

小时候每次都是父亲上树用竹竿敲打,我们几个娃娃和母亲负责在树下捡拾。只要父亲在树上用力一敲打,满地上就仿佛下冰雹一般落满一层或是金黄的刺球或是脱落轨道的板栗;每次都是等父亲敲打结束溜下树之后,我们几个小孩子才戴上手套用一个铝制的夹子开始捡拾。大多的时候我们都经不住诱惑,边捡拾边朝嘴里塞一颗饱满的栗子来慢慢咀嚼。大家的脸上都笑开了花,洋溢着收获的喜悦。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人都能飘起来一样。

捡拾回家的板栗刺球,根本不用大人们插手,我们几个小孩子就可以将这些刺球收复。穿上厚厚的牛皮鞋,将裂开口子的板栗刺球放在脚下,使劲一踩再左右晃动几下,那一颗颗亮晶晶的板栗就脱落了,一早上的功夫就可以消除一大堆的刺球。

所有的板栗刺球都收服之后,母亲会将其分成四部分,一部分用来孝敬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一部用来储藏过冬以便来年家里来了亲友可以拿得出手,一部分留作日常食用,一部分给我带到学校。板栗可烧可煮可闷,吃法亦是多种多样。到了晚上大家围坐在炉子旁,将板栗散放在炉子周围,大人们谈论收成,女人们扯家常,说话间“砰”的一声,板栗就裂开了,板栗皮被烤的焦黑倒是板栗肉却漏出焦黄的色泽。这时大人们都会给小孩剥开再放一放,以免烫伤嘴巴。当然也有不听话的孩子,忍不住就往嘴里塞,结果嘴巴皮被烫起几个泡来,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到了重阳节这天,我们白天会“晒秋”,将收获的玉米棒子等作物晾晒在院坝里,再用簸箕装上板栗晾晒在果树的树杈上,以免落入小鸡小狗等之嘴。到了夜间,父亲将一大家子聚集在一起吃饭,母亲从厨房端出板栗炒腊肉,大家你笑我语,甚是开心。每年的重阳吃板栗也逐渐变成了我家的习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