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盘过的所有菩提串没有一串来自菩提树

现在文玩市场上门槛最低销售最多的产品莫过于各种菩提子了,随便找一家文玩市场和商铺进去看看基本都能看见大小形状各异的疑似植物器官的东西被冠以“某某菩提子”之名。

我们做了一个视频和大家盘点一下,文玩市场上各式各样的菩提子,到底都是什么植物。看完视频之后,后半段文章带大家好好了解一下,独木成林的菩提树。

菩提伽耶,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参天巨树下,趺坐的冥想者形容枯槁无喜无悲,他在树下已冥想了四十九天。这六年以来,他一直过着沉思和苦行的生活。

四十九天前,他来到了菩提伽耶,来到这棵传说之中古老的阿什瓦塔树下,这棵树如此巨大,以至于有人传说它的根是在天上,是一棵永恒的生命之树,会一直活到世界毁灭的那一天。还有人说,这里连接着所有的世界。摩诃菩提树,据传释迦摩尼就是在这棵菩提树下修行 Neil Satyam / Wikimedia Commons

枝繁叶茂的巨树枝干苍劲如龙,上千的枝杈自高处向地面扭曲垂落。月华如练,树影斑驳,遮蔽天地的巨大树冠上,树叶无风自动,沙沙作响。一滴雨露从一片带着光泽的心形树叶前端细长似尾的叶尖处滑落坠地,溅碎成无数晶莹。在这一刹那,冥想者睁开了眼睛。这块雕塑展示了阿育王在摩诃菩提树旁修建寺庙的场景 Biswarup Ganguly / Wikimedia Commons

在千年后流传弥久的各种传说和记载里,这一刹那竟成为了人类文明史中一段永恒的传奇。迦毗罗卫国抛弃了王子宝座的乔达摩悉达多,于这一瞬间在树下悟得了正道,成为了佛祖释迦牟尼。

菩提伽耶见证过佛祖觉悟的参天巨树阿什瓦塔,便是菩提树。“菩提”为梵语“bodhi”的音译,意思是“觉悟”,系指人豁然开悟真理,从此超凡脱俗。这也是菩提树名字的由来。因为佛陀是在菩提树下获得觉悟,所以,此树有启智思维之功,又被人称为觉树、思维树,在世界多地,佛光照拂之处,菩提树总是倍受尊崇。如今摩诃菩提树已经成为香火旺盛的佛教圣地 Vinayaraj / Wikimedia Commons

南北朝时梁武帝天监元年(502年),来自天竺的僧人智药三藏航海到达广州,他将带来的一棵菩提树种植在光孝寺戒坛前。时光冉冉,广州光孝寺已是岭南现存最古老的佛寺,佛寺里一株菩提古树枝繁叶茂,这里亦见证过诸多传奇。传说禅宗六祖慧能法师曾在此讲经,于菩提树下轻吟偈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榕属是一个成员众多的大属,约有近千种乔木、灌木和藤本的榕属植物,它们大多产于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为佛祖“证道”的菩提树,便是近千种榕属植物中的一员。菩提树原产于东南亚、印度,在中国西南也有自然分布。田地中生长的菩提树 Dinesh Valke / Wikimedia Commons

今天,在中国南方和东南亚各国的许多佛教寺庙里都有菩提树,这些菩提树中,许多都被有心的人们认证或附会为菩提迦耶那株神树的后代。

和其它榕树相比,菩提树有着有革质三角状卵形的叶片,叶片深绿色并有光亮,叶片的先端有极为狭长飘逸的尾尖,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小尾巴”称为“滴水叶尖”。菩提树叶片上的小尾巴能使叶片表面的水膜集聚成为水滴顺着叶尖滴落,使叶面很快变干,这也是热带植物适应多雨环境的策略。菩提树还有和叶片差不多长的纤细叶柄,就算在没有风的时候,长叶柄和宽叶的结构也能让叶片不停地晃动摇摆。菩提树的滴水叶尖 Marshman / Wikimedia Commons

同许多榕树一样,菩提树从枝干处能够不断产生悬垂的气生根,当气生根触及地面,便能在土壤生根发芽,长成为新的树干。菩提树拥有漫长的寿命,时光岁月能够让它长成体形极为庞大的巨木,围绕着主干四周能生长出数千条悬垂气生根,它们会一直见证和记录着时光的变迁。榕属植物极富辨识度的气生根 Wknight94 / Wikimedia Commons

不过,这样体型巨大的榕树,它们的生命也许开始于一场不经意的旅程,它们毫不起眼的种子经鸟类排泄在一株树上部的裂缝中。这颗菩提树的种子悄悄地发芽了,菩提树的柔弱的幼株努力附生于这株树上,依靠雨水和空气,幼株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生命,不断产生向下悬垂的气生根。终于,第一根气生根长到了地面,在森林地面的土壤中落地生根。运气不太好的就会落到墙缝里 Deepanshu1707 / Wikimedia Commons

自此以后,看似娇弱的菩提树幼株不再“佛系”,新的气生根不断到达地面落地生根,这些根的地上部分变成树干状,同时继续发芽生根,它们开始包围并“绞杀”幼时曾经依托的树。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在人们的眼中,菩提树能结出满树的榕果,但除了略显惊悚的各种营销号,大多数普通人并没有见过菩提树开花。无花果还未成熟的果实 Woodlot / Wikimedia Commons

菩提树这种“不开花便结果”的特点,和无花果很相似。菩提树和无花果都是榕属的植物,作为桑科榕属的成员,都有着榕属植物的典型特征——隐头花序。

菩提树并不是不开花,只是我们从外面看不见而已。隐头花序是一种特殊的花序结构,它的花序轴肉质膨大,而且向下凹,形成一个中空的球,在球里凹陷的内壁上着生密密麻麻没有花梗的白色小花。隐头花序 couleur / Wikimedia Commons

这个中空的隐头花序只在顶端留了一个很小的孔,供传粉的榕小蜂们进出。雌性榕小蜂从隐头花序的顶端小孔挤进去后,会把卵产在这些瘿花上,然后幼虫在此发育。发育成熟的新一代榕小蜂在花序中完成交配,雌性小蜂会携带着雄花的花粉从小孔钻出去,寻找新的隐头花序。如果它有幸钻入雌株花序中,就能把花粉带到雌花柱头上,继而完成授粉的使命。切开的隐头花序,可以看到里面的小花和榕小蜂 Barbara van Amelsfort / Wikimedia Commons

榕果既是这些榕小蜂幼虫的“家”,也是它们的食物。在大自然漫长的演化史中,菩提树和榕小蜂建立起了一种互利互惠的共生关系,菩提树为榕小蜂提供了一生“无忧无虑”的生活环境,而榕小蜂帮助菩提树传粉结实。即使藏身在隐头花序里,榕小蜂的卵也不安全。有些种类的寄生蜂有着长长的产卵器,能刺穿“墙壁”,完成对寄主的寄生 JMK / Wikimedia Commons

榕属植物据估计已有6千万到1亿年的历史,它们的生存繁衍完全归功于榕小蜂,反之亦然。在演化史上,所有能称得上天长地久的合作,都是久经考验而历久弥新。

没完过文玩你可能真的不懂

刚接触文玩的时候,朋友基本都不理解我每天带着串子、珠子,兜里还揣着文玩袋、刷子,花半个月工资买这些东西是为了什么。

那时候经常有人问的一个话题就是“你玩这东西能干啥?能值钱?”在我看来,文玩是这样的一种东西:自己通过把玩,可以承载岁月,去记录下岁月流淌的痕迹的一样东西。

而对于那些不懂文玩的人,请不要跟他们理论、教育甚至争吵,理解就多聊聊,不理解就一笑而过,没什么的。

每个人都有不了解的圈子,就像有人痴迷于足球,有人痴迷于写作,有人爱好下厨,各有各的爱好,不要彼此左右,而要彼此理解,包容。

我不知道大家盘玩文玩都收获了什么,至少对于我来说:在盘玩文玩之后,我的脾气收敛了很多,因为盘玩的时间里我通过思考,悟了很多东西。

在玩文玩之后,我的性格随和了许多,因为周围玩文玩的人大都温文随和,没什么棱角。

在玩文玩之后,我成熟了很多,我开始知道欣赏和品鉴岁月的痕迹,他们是那么的美丽。

在玩文玩之后,我开始接受很多的不完美,开始接受遗憾,开始试着理解成功的一定是在风雨之后的。

目前随着文玩的兴起,这些原本不是很贵的东西被炒得越来越贵,价格越来越变得离谱,玩凤眼的手里没串1.0以下的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玩儿核桃不是三棱四棱都不敢在人前展示!

真的有必要这样吗?文玩,只要能记录我们岁月的流淌,就足够了。我见过很多朋友把通货一样盘的很漂亮,我也见过0.9的凤眼玩够了就丢在一边的。

文玩,修养的就是人的心性,而不是让我们来炒价格、攀比、急于求成、不择手段!

文玩无贵贱,人心有高低。这个不是口头禅,是真的想告诫那些攀比、只追求富贵的人,请放平您的心态,先找串通货,把它把玩成您的岁月日记,您再看看当初追求“贵”的那个你,您会淡然一笑。

富有富的玩法,贫有贫的玩法,但是,无论贫富,文玩之间没有高低之分,他们承载的岁月,是无法用价钱衡量的。

为什么变色?为什么包浆?什么叫挂瓷?什么叫开片?这些东西,研究透了,再自己慢慢去悟,看着手里的东西一天一个样儿,这才叫美。

想想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看着这些已经很老,甚至已经发黑的玩物们,你会感悟到什么?

您可能会骄傲的拿着一串老星月说:“儿子,看到没?这是我十五年前自己磨的珠子,当时大家都说我珠子不好,月不正。现在,你看看这开片!这颜色!那个时候我刚认识你母亲,你母亲总笑话我玩这些东西。对了,说到这,我给你看看你妈妈当年的照片…………”

至于那些油炸、做旧、染色等商家,我也不好多说什么,都是为了赚钱。但是请您详实告之,不要把文玩这么一片净土变成您敛财的黑暗市场。让那些新来到文玩圈的玩家们丢了财,失了心,扫了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