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外销瓷博物馆开馆暨“陶瓷之路展”开展

7月17日上午,由景德镇市文广新旅局、昌江区人民政府主办的创建“东亚文化之都”器成天下走·中西融千年——景德镇外销瓷博物馆开馆暨“陶瓷之路展”开展仪式在昌江区陶青台文创园宁封窑国际陶艺村云龙坡广场举行。中国博物馆协会理事长刘曙光,省文旅厅副厅长、省文物局局长丁新权,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林蓉,副市长徐辉,高新区管委会主任、昌江区委书记倪卫春,省文联副主席、二级巡视员余志华,省文旅厅博物馆处处长刘昌兵,市政府副秘书长郑皓,市文广新旅局局长盛璟晶,江西省博物馆馆长叶蓉,中国博物馆协会陶瓷专业委员会主任、全国陶瓷文化博物馆联盟秘书长赵纲,景德镇陶瓷文化国际交流中心主任张春红,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副馆长章佩岚,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馆长冯兆发,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馆长彭国红出席活动,昌江区委副书记、区长伊文斌主持仪式,区领导李恩清、陈华清、汪德胜、彭新建、张碧珍出席活动。活动现场人潮涌动、热闹非凡,各界嘉宾因“瓷”而来,共同见证景德镇外销瓷博物馆开馆暨“陶瓷之路展”开展仪式。这是昌江区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策应全市创建“东亚文化之都”的探索实践,更是助力景德镇国家试验区建设的具体行动。

刘曙光在讲话中表示,景德镇外销瓷博物馆的建立恰逢其时,凝聚了上下力量,社会力量积极参与,通过对专题性知识的梳理和整合,不仅传达了这座古城的历史温度,又见证与承载其深厚陶瓷文化底蕴的,通过诉说千年瓷都的变迁,彰显优秀传统文化和魅力,是观众近距离“触摸历史”的窗口,它将对景德镇文博事业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为助力城市文化氛围增光添彩,为陶瓷文化遗产资源发展提供更多可能性,对区域文化产业发展具有持续性影响,为推动景德镇市文旅繁荣注入新活力。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刘曙光希望,景德镇面向未来,博物馆应将展览办好为基础,做好知识普及,切实回应和满足人民对文化的需求,加强拓展博物馆教育作用与功能,努力完善博物馆的管理体制,加大提升博物馆高质量发展,牢记使命,坚守初心,抓住机遇,早日为国内陶瓷专题博物馆发展提供生气勃勃的样本。

丁新权在致辞中指出,景德镇外销瓷博物馆开馆暨“陶瓷之路展”开展是景德镇建设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新试验区的又一成果,全省特色博物馆建设的重要举措。希望景德镇外销瓷博物馆要认真落实国家有关规定的同时,充分发挥特色博物馆的优势,打造开放式、更具活力的公共空间,打造“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以人为本的博物馆形象和文化品牌,做好文化内容挖掘、故事和价值阐释等方面的工作,树立行业标杆,为传承和宣传好中国陶瓷文化发挥积极作用,让千年瓷都焕发出新时代璀璨夺目的光彩,打造对外交流新平台,共同擦亮“东亚文化之都”品牌。

“这里有历史的智慧,欢迎大家来体验一段访古之旅、这里有传承的文化,欢迎大家来体验一段创新之旅、这里有美丽的风景,欢迎大家来体验一段休闲之旅。”倪卫春在欢迎词中用三句话来介绍展馆、推介昌江。倪卫春指出,瓷器是中华文明繁荣富强的见证,此次外销瓷博物馆开馆不仅填补了景德镇专题展馆的空白,同时也让景德镇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新试验区的文化内涵更加丰富多彩,让瓷都的瓷文化更加百花争艳。昌江区还是国家第二批全域旅游示范区,有全市唯一的5A级景区古窑和5A级旅行社紫晶国旅,有国家级森林公园,还有红色绿色古色交织的荷塘农垦文化基地,欢迎大家慢游昌江,深度体验昌江的“镇生活”,让风光为伴、美景相随,留下一段难忘的昌江之旅。

宁封窑董事长袁文明介绍项目有关情况。仪式结束后,刘曙光、丁新权、林蓉、徐辉、倪卫春等领导和嘉宾共同参观景德镇外销瓷博物馆和“陶瓷之路展”。景德镇外销瓷博物馆坐落在宁封窑大窑场的中心,共三层,建筑面积达3200平方米。收藏了宋、元、明、清、民国各个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景德镇销往海外的陶瓷共计3000多件。馆藏的大量明清外销瓷藏品,再现了景德镇辉煌的制瓷历史。博物馆集收藏、展览、社会教育与一体,围绕景德镇外销瓷主题,以陶瓷历史发展为线索,按唐、宋、元、明、清、民国以及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的时间顺序,重点以明清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的出口瓷多角度全方位介绍景德镇外销瓷的主要生产窑址、生产工艺、装饰纹饰和对世界文化影响的价值。(文 图:汪晓轩 王静雯 袁涛)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唤醒沉睡千年的古瓷片

  一件完整精美的瓷器可以展览、可以收藏,但是一块破碎的瓷片能有什么用?来自千年瓷都景德镇的回答是——不仅有用,而且用途相当大!

  近日,全球首个古陶瓷基因库在江西景德镇御窑博物院挂牌。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宣布,将联合多家国内顶尖院校、机构,基于现已出土的近2000万片古瓷片,合作共建古陶瓷基因库。通过对古瓷片进行成分分析和数据采集,制作成物理和数字形态的基因标本,解析古代陶瓷文明的起源、发展和变迁,唤醒那些曾经沉睡在地下的文明记忆。

  到了景德镇,有一个地方不得不去,那就是建在御窑厂遗址上的御窑博物馆。与其他博物馆相比,这里最大的亮点是馆内大部分器物都是由御窑厂出土的残损瓷片拼对修复而成。

  众所周知,景德镇是一座由瓷而生、伴瓷而兴、因瓷而名的陶瓷历史文化名城,有着2000多年的冶陶史、1000多年的官窑史、600多年的御窑史,陶瓷历史遗存丰富。在古代核心制瓷区御窑厂及其周边,地下埋藏的碎瓷片数以千万乃至亿计,有的窑渣堆积厚度竟达十几米。

  20世纪80年代以来,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及其前身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联合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故宫博物院等单位,成功对不同朝代的古窑址进行了30余次考古发掘,出土古代窑业标本近百吨,收集碎瓷片近2000万片,其中明清御窑瓷片占比较大。

  御窑瓷片为何数量居多?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名誉所长江建新介绍,御窑精品瓷器的烧造背后需要无数试验,加之瓷器烧造复杂的工序,导致精品出现率极低。哪怕不是试验品或者瑕疵品,为防止宫廷用瓷流入民间,多出来的精品也会被就地打碎、集中掩埋。而正是这些被深埋地下的“落选者”和“多余者”,今天却为我们提供了解读古陶瓷烧制工艺、原料配方等基因密码。

  “景德镇的海量古陶瓷碎片时代序列齐全、考古信息丰富,蕴含的相关数据极具权威性,其价值毫不逊色甚至高于同时期的传世藏品。”景德镇御窑博物院院长翁彦俊说。

  在他看来,御窑的古陶瓷完整器非常珍贵,传世藏品更是拥有极高的审美价值,但从研究的角度看却受限太多,因为不可能为了研究去打碎一件完整器。相较之下,古陶瓷碎片更利于开展技术检测,能适应能谱电镜仪、拉曼光谱仪、X射线荧光分析仪等现代仪器设备对检测对象的要求。一块古瓷片在研究人员手里,可以表面观测纹饰、拼接还原器型、切片了解坯胎、磨粉分析材料乃至烧成温度等,至少可解析出上百条信息。

  例如,对于青花瓷使用的颜料,国内学界多认为,早期青花瓷生产使用的是来自波斯地区的青色颜料苏麻离青,因为那里曾进行过青花彩绘陶器的生产;而被后世誉为明代青花瓷器之冠的永乐、宣德年间青花瓷器,则兼用了进口颜料与国产颜料。但这些,大多是人们通过清代文献资料和流传下来的工艺去推测的,并没有研究支撑。技术进步后,人们开始通过铁锰比来推断青花颜料的成分,但准确度依然存疑。

  “现在,古陶瓷基因库通过先进的聚焦离子束显微镜,对青花瓷碎片进行了理化分析,证实其同时使用了国产和进口颜料。”翁彦俊说。未来,类似这样的科研成果还将不断涌现,有望还原出古陶瓷标本在当时的烧制工艺、原料配方等,探寻景德镇千年陶瓷工艺之谜,破译人类古代瓷业巅峰时代蕴藏的文明密码。

  多年来,凭借独特的陶瓷考古和文保资源以及健全的配套设施,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先后与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故宫博物院、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日本东京大学等国内外诸多机构开展学术交流与考古合作,并在此基础上积累了十余个窑口近20000个陶瓷分析数据,初步建立起我国古代陶瓷基本科学数据库。

  从去年7月起,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开始筹建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与之长期合作的国内顶尖院校和研究机构,也纷纷加入基因库的采集研究工作中来。经过近一年努力,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正式揭牌,标志着集资料存储、考古研究、科技分析、保护修复、成果展示于一体的中华陶瓷文明文物基因库建设正式启动。

  “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指的就是景德镇古代生产的各类瓷器的典型标本及其信息总和。我们计划用1年半时间完成首批明代御窑时期的近万件标本的制作,之后用3至5年的时间,完成景德镇历年考古出土标本的基因入库工作。”翁彦俊表示。

  据景德镇御窑博物院科技实验室负责人熊喆介绍,基因库以采集残片、截面、薄片、粉末4种形态的标本为主,通过这几种形态标本,就可以分析在某处发现的一些窑口或者出土的一些陶瓷器的考古、胎料、成型、釉料、装烧、彩绘等信息。

  例如,2012年景德镇浮梁县兰田窑考古发掘,发现了一件晚唐时期的青瓷碗,碗内有支钉叠烧痕。支钉叠烧是用高岭土捏成“支钉”,把这些钉粘于碗盘圈足的边沿,然后把碗坯放在垫柱上,再把粘有支钉的碗坯重叠起来,代表了这一地区最早的制瓷工艺。如今,在基因库里它有了一个编号,打头的T代表“唐代”,随后的QY代表“青釉”,WA代表“碗”,C代表“残片”,还有数字代表序号。以此类推,基因库的标本都会按照年代、品类、器类和形态信息进行编码。

  明清时期入库最多的是御窑瓷器标本。御窑出土的基因标本还会加上一个特殊编号“Y”,代表“御窑”。最新收入的一件标本来自2020年御窑厂西围墙的考古勘探,编号中用“QH”来代表青花,用“SZ”代表“试照”,说明它是一件民窑试验青花料的试照标本,上面以不同深浅的钴料书写“淡”“浓”等字样,揭示了明代正统到天顺年间民窑以青花为主打产品的“密码”。

  “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在标本的数据采集和使用上将实现开放共享。”翁彦俊说。这些标本信息,不仅可用于陈列展示、文物保护及3D打印的精细化模型,还可以为当代陶瓷文创产品的开发、数字博物馆的建设等提供科学的技术支持。

  如野史记载,明宣宗朱瞻基爱斗蟋蟀,宫廷记录隐去不提此事。但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在众多的碎瓷片中,复原出了宣德年款的青花云龙纹蟋蟀罐,成为这段历史的有力物证。类似这样生动的历史细节,未来便可用于文创产品和旅游产品的开发应用。同样是明宣德青花云龙纹蟋蟀罐,通过正在开发的知识图谱型数据库,用户还可以轻松检索出基因库中所有包含云龙纹图案的瓷器,关联到苏州博物馆和日本户栗美术馆的相关蟋蟀罐收藏,并进一步延伸到有关青花瓷歌曲、梅州和漳州产瓷区等信息。这将大大推动数字博物馆的建设。

  更重要的是,景德镇御窑遗址技术体系深刻影响了世界制瓷工业化发展。青花瓷在海外市场上获得的巨大成功,让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窑场开始以其为范本争相进行仿制和再创造。如今,土耳其、埃及、日本、越南、朝鲜、意大利、法国、荷兰等国家仍保留着这些早期窑场的重要实物遗存。

  “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建成后,将与国内外学术机构开展积极合作,推动古陶瓷研究数据的全球共享,探讨全球陶瓷文明课题,为中国乃至世界古陶瓷历史的发掘和研究、陶瓷文化的发展和交流提供优良的平台,续写以陶瓷为载体的文明交融新故事。”翁彦俊说。

  一件完整精美的瓷器可以展览、可以收藏,但是一块破碎的瓷片能有什么用?来自千年瓷都景德镇的回答是——不仅有用,而且用途相当大!

  近日,全球首个古陶瓷基因库在江西景德镇御窑博物院挂牌。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宣布,将联合多家国内顶尖院校、机构,基于现已出土的近2000万片古瓷片,合作共建古陶瓷基因库。通过对古瓷片进行成分分析和数据采集,制作成物理和数字形态的基因标本,解析古代陶瓷文明的起源、发展和变迁,唤醒那些曾经沉睡在地下的文明记忆。

  到了景德镇,有一个地方不得不去,那就是建在御窑厂遗址上的御窑博物馆。与其他博物馆相比,这里最大的亮点是馆内大部分器物都是由御窑厂出土的残损瓷片拼对修复而成。

  众所周知,景德镇是一座由瓷而生、伴瓷而兴、因瓷而名的陶瓷历史文化名城,有着2000多年的冶陶史、1000多年的官窑史、600多年的御窑史,陶瓷历史遗存丰富。在古代核心制瓷区御窑厂及其周边,地下埋藏的碎瓷片数以千万乃至亿计,有的窑渣堆积厚度竟达十几米。

  20世纪80年代以来,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及其前身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联合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故宫博物院等单位,成功对不同朝代的古窑址进行了30余次考古发掘,出土古代窑业标本近百吨,收集碎瓷片近2000万片,其中明清御窑瓷片占比较大。

  御窑瓷片为何数量居多?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名誉所长江建新介绍,御窑精品瓷器的烧造背后需要无数试验,加之瓷器烧造复杂的工序,导致精品出现率极低。哪怕不是试验品或者瑕疵品,为防止宫廷用瓷流入民间,多出来的精品也会被就地打碎、集中掩埋。而正是这些被深埋地下的“落选者”和“多余者”,今天却为我们提供了解读古陶瓷烧制工艺、原料配方等基因密码。

  “景德镇的海量古陶瓷碎片时代序列齐全、考古信息丰富,蕴含的相关数据极具权威性,其价值毫不逊色甚至高于同时期的传世藏品。”景德镇御窑博物院院长翁彦俊说。

  在他看来,御窑的古陶瓷完整器非常珍贵,传世藏品更是拥有极高的审美价值,但从研究的角度看却受限太多,因为不可能为了研究去打碎一件完整器。相较之下,古陶瓷碎片更利于开展技术检测,能适应能谱电镜仪、拉曼光谱仪、X射线荧光分析仪等现代仪器设备对检测对象的要求。一块古瓷片在研究人员手里,可以表面观测纹饰、拼接还原器型、切片了解坯胎、磨粉分析材料乃至烧成温度等,至少可解析出上百条信息。

  例如,对于青花瓷使用的颜料,国内学界多认为,早期青花瓷生产使用的是来自波斯地区的青色颜料苏麻离青,因为那里曾进行过青花彩绘陶器的生产;而被后世誉为明代青花瓷器之冠的永乐、宣德年间青花瓷器,则兼用了进口颜料与国产颜料。但这些,大多是人们通过清代文献资料和流传下来的工艺去推测的,并没有研究支撑。技术进步后,人们开始通过铁锰比来推断青花颜料的成分,但准确度依然存疑。

  “现在,古陶瓷基因库通过先进的聚焦离子束显微镜,对青花瓷碎片进行了理化分析,证实其同时使用了国产和进口颜料。”翁彦俊说。未来,类似这样的科研成果还将不断涌现,有望还原出古陶瓷标本在当时的烧制工艺、原料配方等,探寻景德镇千年陶瓷工艺之谜,破译人类古代瓷业巅峰时代蕴藏的文明密码。

  多年来,凭借独特的陶瓷考古和文保资源以及健全的配套设施,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先后与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故宫博物院、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日本东京大学等国内外诸多机构开展学术交流与考古合作,并在此基础上积累了十余个窑口近20000个陶瓷分析数据,初步建立起我国古代陶瓷基本科学数据库。

  从去年7月起,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开始筹建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与之长期合作的国内顶尖院校和研究机构,也纷纷加入基因库的采集研究工作中来。经过近一年努力,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正式揭牌,标志着集资料存储、考古研究、科技分析、保护修复、成果展示于一体的中华陶瓷文明文物基因库建设正式启动。

  “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指的就是景德镇古代生产的各类瓷器的典型标本及其信息总和。我们计划用1年半时间完成首批明代御窑时期的近万件标本的制作,之后用3至5年的时间,完成景德镇历年考古出土标本的基因入库工作。”翁彦俊表示。

  据景德镇御窑博物院科技实验室负责人熊喆介绍,基因库以采集残片、截面、薄片、粉末4种形态的标本为主,通过这几种形态标本,就可以分析在某处发现的一些窑口或者出土的一些陶瓷器的考古、胎料、成型、釉料、装烧、彩绘等信息。

  例如,2012年景德镇浮梁县兰田窑考古发掘,发现了一件晚唐时期的青瓷碗,碗内有支钉叠烧痕。支钉叠烧是用高岭土捏成“支钉”,把这些钉粘于碗盘圈足的边沿,然后把碗坯放在垫柱上,再把粘有支钉的碗坯重叠起来,代表了这一地区最早的制瓷工艺。如今,在基因库里它有了一个编号,打头的T代表“唐代”,随后的QY代表“青釉”,WA代表“碗”,C代表“残片”,还有数字代表序号。以此类推,基因库的标本都会按照年代、品类、器类和形态信息进行编码。

  明清时期入库最多的是御窑瓷器标本。御窑出土的基因标本还会加上一个特殊编号“Y”,代表“御窑”。最新收入的一件标本来自2020年御窑厂西围墙的考古勘探,编号中用“QH”来代表青花,用“SZ”代表“试照”,说明它是一件民窑试验青花料的试照标本,上面以不同深浅的钴料书写“淡”“浓”等字样,揭示了明代正统到天顺年间民窑以青花为主打产品的“密码”。

  “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在标本的数据采集和使用上将实现开放共享。”翁彦俊说。这些标本信息,不仅可用于陈列展示、文物保护及3D打印的精细化模型,还可以为当代陶瓷文创产品的开发、数字博物馆的建设等提供科学的技术支持。

  如野史记载,明宣宗朱瞻基爱斗蟋蟀,宫廷记录隐去不提此事。但景德镇御窑博物院在众多的碎瓷片中,复原出了宣德年款的青花云龙纹蟋蟀罐,成为这段历史的有力物证。类似这样生动的历史细节,未来便可用于文创产品和旅游产品的开发应用。同样是明宣德青花云龙纹蟋蟀罐,通过正在开发的知识图谱型数据库,用户还可以轻松检索出基因库中所有包含云龙纹图案的瓷器,关联到苏州博物馆和日本户栗美术馆的相关蟋蟀罐收藏,并进一步延伸到有关青花瓷歌曲、梅州和漳州产瓷区等信息。这将大大推动数字博物馆的建设。

  更重要的是,景德镇御窑遗址技术体系深刻影响了世界制瓷工业化发展。青花瓷在海外市场上获得的巨大成功,让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窑场开始以其为范本争相进行仿制和再创造。如今,土耳其、埃及、日本、越南、朝鲜、意大利、法国、荷兰等国家仍保留着这些早期窑场的重要实物遗存。

  “景德镇古陶瓷基因库建成后,将与国内外学术机构开展积极合作,推动古陶瓷研究数据的全球共享,探讨全球陶瓷文明课题,为中国乃至世界古陶瓷历史的发掘和研究、陶瓷文化的发展和交流提供优良的平台,续写以陶瓷为载体的文明交融新故事。”翁彦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