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丹:群众领袖 民族英雄

1936年4月14日,红二十八军军长刘志丹在率部渡过黄河东征、攻打山西省中阳县三交镇的战役中,左胸中弹,壮烈牺牲,年仅33岁。获悉这一噩耗后,无数干部群众扼腕叹息,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同志为刘志丹烈士题词:“群众领袖、民族英雄。”

2019年7月30日,“记者再走长征路”活动来到位于神木市天台山的“刘志丹东渡纪念馆”。这是当地一位民营企业家自愿出资375万元于2008年6月建成的,由此可见刘志丹在陕北地区群众心中的威望,“群众领袖”的评价当之无愧。

参观过程中,记者偶遇来纪念馆缅怀刘志丹的当地群众温治利、尚庆华、尚引开。68岁的尚庆华表示,刘志丹率部渡河东征的英勇事迹、红军和当地群众鱼水情深的故事,他们从父辈那里听过很多。51岁的尚引开表示,当地流传着很多关于刘志丹的民歌。“正月里来是新年,陕北出了个刘志丹,刘志丹来是清官,他带上队伍上横山,一心要共产……”尚引开的即兴演唱,流露出深深的怀念之情。

当时为了防止红军渡河东征,军队扣留了黄河两岸的所有船只。在选定天台山山脚作为渡河点、明确主攻方向后,刘志丹开始派人收集渡船、寻找船工。听说是刘志丹要找渡船和船工,黄河沿岸几十公里的群众都行动起来。有人取出了藏起来的船只,群众自发抬着船送到天台山,很快就凑出了5条船和30多名船工。

渡河前,刘志丹和红二十八军政委等人给全体船工敬了酒。渡河中,船工们非常勇敢,很快就把2000多名红军战士全部渡到了对岸。红军战士先攻下了李家梁的碉堡,然后直捣山西省兴县罗峪口镇,全歼了一个营的守敌。

68岁的神木市贺家川镇温路家村群众温治利表示,他父亲温亮会在刘志丹渡河时才16岁,作为担架队队员身处一线。“听村里人说,当时有的担架队队员没带干粮,还是刘志丹派人送饭给他们的。”温治利说,“打仗那么紧张的时候,刘志丹也没有忘记老百姓。这样的好人,那么年轻就牺牲了,让人觉得太可惜了。”

温治利家现有10亩耕地,主要种玉米和高粱、黑豆、糜子等杂粮,另外还有30多亩山地,种植一些经济林木,家里收入还算不错。“现在吃穿早不愁了。村里修了路、装了路灯,家里通着自来水、用着太阳能,有的村民家里还买了小汽车,日子都好得很!这多亏了,领着我们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我们心里都记着呢。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他说。

“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是同志带领中央转战陕北时给佳县县委的题词,据考证很可能也是给县委一级唯一的题词。

中央转战陕北期间,佳县人民表现出空前的拥军支前热情。他们毫不保留地拿出了粮食、猪羊,甚至粮食种子、猪羊幼崽,或者牛、驴等牲口,全力以赴保障供给。为了支持战局,佳县人民一年7次上交公粮,作出了巨大贡献。人民群众之所以这样全力支持,背后的原因正是我们的党和军队“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

“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既是同志对陕北人民、佳县人民支持战局的充分肯定,也鲜明地表达出一个意思——无论形势怎样变化,中国永远都要代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利益,永远都要走群众路线。

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要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只有永远“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才能以党的坚强领导和顽强奋斗,激励全体中华儿女不断奋进,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杜朋举)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民族英雄吉鸿昌:恨不抗日死

新华社郑州9月2日电(记者韩朝阳)走进河南省扶沟县吉鸿昌烈士纪念馆,“民族英雄吉鸿昌”七个大字映入眼帘,这是同志为纪念吉鸿昌写下的题词。已在纪念馆工作10年的讲解员张艳娜说:“每天都有群众到纪念馆参观展览,缅怀先烈,吉鸿昌烈士的精神不仅激励着扶沟县人民,他的事迹在中国广为流传。”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这是员、抗日名将吉鸿昌临刑前写下的气壮山河的就义诗。

吉鸿昌,1895年出生于河南省扶沟县吕潭镇,因家境贫寒,只间断地念了两年书。1913年入冯玉祥部当兵,因骁勇善战,屡立战功,从士兵递升至军长。他为人正直,不畏权势,人称“吉大胆”。1930年9月,吉鸿昌所部被蒋介石改编后,任第22路军总指挥兼第30师师长,奉命“围剿”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但他不愿替蒋介石打内战,对“围剿”红军态度消极。

1931年8月,吉鸿昌被蒋介石解除兵权,强令其出国“考察”。临行前,恰逢“九一八”事变,吉鸿昌发电报向蒋介石请命:“国难当头应一致对外,愿提一师劲旅,北上抗日,粉身碎骨,以纾国难。”未得允许,遂环游欧美,发表抗日演说,寻求国际声援。

1932年,吉鸿昌在上海“一二八”抗战炮声中回到祖国后,随即联络与发动旧部,为抵抗日本侵略奔走呼号,并毁家纾难,变卖家产6万元购买枪械,组织武装抗日。1932年深秋,在北平加入中国。

1933年5月,在北方组织的领导与帮助下,以冯玉祥为总司令的抗日武装“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在张家口建立,吉鸿昌任第2军军长、北路军前敌总指挥兼察哈尔警备司令,率部进攻察北日伪军,连克康保、宝昌、沽源、多伦四县,将日军驱出察境。

蒋介石政府奉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反诬同盟军破坏国策,令何应钦指挥16个师与日军夹击同盟军。吉鸿昌率部战斗至10月中旬,弹尽粮绝而失败,随后潜往天津继续从事抗日活动。

1934年,吉鸿昌参与组织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被推为主任委员,秘密印刷《民族战旗》报,宣传抗日,联络各方,准备重新组织抗日武装。

1934年11月9日,吉鸿昌在天津法租界被军统特务暗杀受伤,并遭逮捕,后引渡到北平军分会。敌人使出种种手段,迫害逼供,吉鸿昌大义凛然地说:“我是员,由于党的教育,我摆脱了旧军阀的生活,转到工农劳苦大众的阵营里头来。我能够加入革命的队伍,能够成为的一员,能够为我们党的主义,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这正是我毕生的最大光荣。”11月24日,经蒋介石下令,吉鸿昌被杀害于北平陆军监狱,时年39岁。

如今在吉鸿昌的家乡吕潭镇吕潭村,他生前建立的学校还存留下几间校舍,新中国成立后曾作为村中小学,在这里就读过的何国治老人回忆起父辈讲述的吉鸿昌的故事时说:“吉鸿昌当军长后回到村里不摆架子,对乡亲们很热情,但说起公事,铁面无私。”

81岁的唐贵知老人曾专门写过讲述吉鸿昌事迹的剧本,在他看来,吉鸿昌的爱国精神和教育理念最值得称道。他说:“吉鸿昌将军在抗日战场上的英勇表现不仅鼓舞当时国人的抗日热情,这种爱国精神也一直激励着扶沟县人民,他回乡创立的贫民子弟学校,让当地穷人家的孩子第一次上得起学,造福了几代人。”

两岸专家学者首度携手举办民族英雄陈化成文化论坛

中新网厦门12月21日电 (记者 杨伏山)民族英雄陈化成历史上不仅在福建、上海及江浙地区有着重要社会影响力,其一生在金门、澎湖以及台湾地区也都曾留下历史遗迹。

21日,首届民族英雄陈化成文化论坛在厦门大学举办,通过研讨、论坛、展览等形式,弘扬民族英雄陈化成廉政、兴文、爱国等高尚人格,以期更好挖掘和研究陈化成历史。这是两岸专家学者首次携手举办陈化成文化论坛。

由福建省民俗学会、厦门市思明区正公忠城隍庙文化传习中心主办的本次论坛,汇聚两岸四地专家学者100余人,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参与论坛活动。厦门、金门两地青少年通过“云”合作共同开启论坛活动,分别用诗歌朗诵与战鼓表演表达对陈化成将军的崇敬之情。

陈化成生于福建同安(今福建厦门),曾任台湾总兵、福建水师提督、江南提督等要职。1842年陈化成在上海吴淞口面对英军,拒绝议和主张,坚守炮台,以身殉国。其英勇殉国的事迹感动百姓,百姓尊其为提督城隍,享民间万年香火。

上海,厦门、台湾均曾建有“陈公祠”,台湾和上海宝山命名有“化成路”“化成桥”。如今在厦门思明区有全国重点文保单位陈化成陵园、厦门市文保单位陈化成祠、厦门市涉台文物陈化成故居等重要文化资源。近年“厦门城城隍信俗”也成功列入思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论坛上,来自两岸的专家学者立足于陈化成在两岸的历史史迹,围绕陈化成所体现的民族英雄气节,从不同研究角度展开研讨活动。

论坛邀请上海陈化成纪念馆前来参会,通过论坛形式将厦门、金门、上海、新北四地陈化成史迹进行联结,多维度展现民族英雄陈化成的故事。

论坛承办机构厦门市民俗学会称,论坛后续准备出版陈化成论文集,通过海峡两岸的多位专家学者全维度地解读围绕陈化成所体现的民族英雄气节。其中许多论文中披露的细节系首次向社会公布:

台湾学者通过翻阅大量史料,证实了澎湖灯塔是陈化成为澎湖副将时与通判蒋镛重修;此外金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王宏男在开展论文的田野调查中,首度在金门发现两块陈化成署名的匾额。

“疫情没能阻断两岸同胞对民族英雄的景仰。”厦门市民俗学会秘书长李志勇介绍,由热心人士李彩云女士保管的陈忠愍公墓道碑以及陈忠愍公御赐牌坊的石构件原本并不完整,在与厦门市民俗学会副会长、台商洪明章确认时,洪明章认出缺失的部分正是多年前自己收藏的藏品,计划“完璧归赵”,目前相关复原工作也在进行中,预计明年完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