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25年贡酒一斤25万元 窖贮时间最长的穴藏贡酒

本报讯(记者成因通讯员佳怡)道光廿五年贡酒,1斤2·5万元!“中国嘉德2003广州夏季拍卖会”将于7月6日在广州白天鹅宾馆拉开帷幕。全场除650余件中国书画、油画、瓷器等拍品外,还首次拍卖100公斤穴藏一个半世纪、估价在1·8万—2·5万元/斤的道光廿五年贡酒。另外,清晚期佚名油画《官员像》(尺寸:90×65cm,估价150万—200万)列为本届拍卖会估价最高的拍品。

据广州嘉德方面介绍,“道光廿五年贡酒”限量专场拍卖会是广州首次贡酒专场拍卖,是继1999年中国嘉德在北京成功拍卖该酒后,第二次上拍场。

据说该酒1996年在辽宁省锦州市发现时香气怡人,箱内为宣纸裱糊,并有满、汉文字标识,依稀可辨“大清道光已已年”字样,并记载有酒坊合伙人姓名、作坊号“同盛金”等内容。“道光廿五年贡酒”经国家文物局等单位鉴定属清代道光年间“同盛金”烧锅遗迹、遗物。而史料记载,建于清代嘉庆六年的“同盛金”烧锅属皇封作坊,曾为贡品。

1998年,这个穴藏一个半世纪的贡酒被英国伦敦基尼斯总部认定为世界上目前发现的窖贮时间最长的穴藏贡酒,被列入世界基尼斯大全。本专场公开拍卖“道光廿五年贡酒”100公斤,每500克估价在1·8万—2·5万元人民币之间。

据广州嘉德方面介绍,此次中国油画专场推出103件拍品,在数量上为历届之最,并首次征集到一批清代和民国时期的油画。其中清晚期佚名的《官员像》(尺寸:90×65cm)列为本届拍卖会最高估价150—200万元。该作品中端坐的男子,头戴一眼花翎,身穿貂皮大氅,悬挂朝珠,显然是位有品级的清朝高官。画中人物脸部和手部描绘十分细致,衣饰颇具质感。可见作者具有扎实的写实能力与熟练的绘画技巧,并很好地将中国绘画技法融入其中,是一幅堪称上品的油画人物肖像画。

上海租界是什么来历?

那么呢,当时的上海道台宫慕久,根据英国人的要求,商谈之后,把上海县黄浦江河滩上的一块地,划给英国人当租界。

当时,宫慕久和英国人签订的开辟上海租界的条约,名叫《上海租地章程》,签署于1845年。

“……为晓谕事:前于大清道光二十二年奉到上谕内关:英人请求于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港口许其通商贸易,并准各国商民人等挚眷居住事,准如所请,但租地架造,须由地方官宪与领事官体察地方民情,审慎议定,以期永久相安……”

可见,原来是道光皇帝要求宫慕久在安排英国人聚居上海的时候,要小心,不要闹出什么问题来,要求“永久相安”。

道光皇帝“永久相安”四个字,说得轻轻松松,但是落到地方官的肩膀上,变成了沉甸甸的政治任务,当时宫慕久认为:把英国人和中国人隔开、互不往来,这样才能“永久相安”。

也就是说,上海租界的出现,一方面源于英国殖民者的要求和压力,另一方面也跟清政府的颟顸无能,有很大的关系。

从陕西走出的清代军机大臣也曾抱怨当京漂太苦连骡车都买不起

“达仁巷”,位于蒲城县政府西约三四百米的一条小巷子,几乎所有来蒲城旅游的游客都会探访这条小巷,因为,蒲城最有名的名人故居和最有价值的清代民居都集中在这里。

蒲城地处渭南,是关中平原上一座有着1500余年历史的老县城,在县城中部,以县文化广场、县博物馆为中心的方圆2平方公里的范围,属于蒲城古城的老城区。

达仁巷地处老城区的偏西北方位。从县博物馆,沿着蒲城的东西中轴大道“红旗街”往西走几百米,就能看到达仁巷的入口,巷口处一座砖瓦房的侧墙上,张贴着醒目的旅游广告牌,告知我们,走进去后,里面有蒲城县的“廉政教育基地”——王鼎纪念馆和林则徐纪念馆。

虽不是公职人员,没有接受廉政教育的必要,但出于对老城历史的好奇与向往,逛完县博物馆后,我便迫不及待地来到了这里,离开主街,走到了小巷深处。

我脚下这条南北方向的小巷子就是“达仁巷”,据说其原名“大人巷”,形成于清代。

它的形成还与一桩邻里纠纷有关。清道光年间,王鼎在京为官,任东阁大学士、军机大臣,王氏一族成为县城的名门望族。一次,一位邻居因为庄基地和王家起了纠纷,王家人一怒之下修书一封给王鼎告状,王鼎见信后,并没有因为自己官大而给家人撑腰,而是告知家人“让他几尺”。

遵照王鼎的意思,王家人让出三尺庄基,邻居被感动,也退让三尺,于是便形成这条达仁巷。

走过新修的停车场,即将抵达王鼎纪念馆时,在两条巷子的交叉口,坐落着王鼎家祠,家祠靠近巷子一边的墙角处,还能看到一块长方形的石刻,上面刻着10个字:“墙外余地三尺,栽树五株。”

家祠,是旧时一个家族为祭祀祖先而修建的祠堂。王鼎家祠是清代建筑,为蒲城县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从外观看,青砖花瓦,比一般的民居庄严气派得多。但因为现在里面还住着王氏后人,属于私宅,所以并不作为旅游单位对外开放。

嘉庆元年(1796),中进士入翰林院为编修,后历任工、吏、礼、刑、户各部侍郎、尚书,河南巡抚、直隶总督兼顺天府尹、军机大臣、东阁大学士等。

他一生最主要的事迹有4项:一是道光七年,新疆张格尔在英国支持下叛乱,时任户部尚书的王鼎出色完成保障军需的任务,有力支持了平叛成功,被加封太子太保,绘像于紫光阁。二是有效整顿天津长芦盐务,两淮盐政,保证了国家财政收入。三是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以70多岁的高龄赴河南治理决口的黄河,被加封太子太师。四是支持林则徐禁烟,并因此付出了生命。

支持林则徐禁烟阶段,是王鼎的生命绝响。1839年,林则徐虎门销烟。1840年,第一次战争打响,朝堂之上,主战派和主和派针锋相对,在英国军舰的持续攻击下,道光皇帝最终倒向主和派,而将林则徐、邓廷桢等革职发配。

对英和议在即,割地赔款条约将要签订,王鼎屡屡劝说道光帝抗战,引起“上怒”,万般无奈,他决心以死相谏。

道光二十二年(1842)六月初八,王鼎写下遗书,在圆明园寓所自缢而死。遗书写着“条约不可轻许,恶例不可轻开,穆不可任,林不可弃也”(“穆”指穆彰阿,“林”指林则徐)。

可惜,这封遗书最终也没被道光帝看见,而是被主和派穆彰阿的亲信从王鼎儿子手中以威逼利诱的手段获得。被道光帝以为“暴病而亡”的王鼎被追赠太保,谥文恪,入祀贤良祠。

蒲城达仁巷的王鼎纪念馆据说是王鼎的出生地,是1997年由王鼎第六代后人、王菊人之女捐赠给国家,用来开办王鼎纪念馆的。

走进去后,可以发现这处纪念馆应该是翻新的仿古建筑,前后三进院,里面陈列了许多与王鼎有关的文物资料,包括其家谱、写给家人的书信等,王氏家族的墓志、墓碑,朝廷的谕赐祭文碑,王鼎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的晋赠诰封碑,道光皇帝亲自为王鼎书写的寿匾等等。

纪念馆里有王鼎的雕像,一个非常严肃的老头形象,身着官服,身形瘦削,一手背后,一手按案,眉头深锁,目光投向我们看不到的远方,似乎还在为大清揪着心。

走进展馆,玻璃柜里老家谱引起了我的注意,“始祖讳信,字好古,其先太原人,官宜君县教谕,因宋南渡,家于蒲城尚义里。”原来其祖上是山西太原王氏,难怪有资料说王鼎与韩城的那位状元王杰是同族,王杰祖籍也是山西太原。

现在再看古人,总会觉得他们的形象遥远而呆板,可是王鼎早期的一封书信让我看到他普通人的一面,这是他中进士后初到翰林院供职时期写给家中小弟的一封信,那时,王鼎还年轻,信里,他苦恼于京城高昂的物价,抱怨生活困窘到连一辆骡车都买不起:

“兄自去岁病后,精神总觉单弱不振。若另买一牲口(他曾咬牙买过一辆骡车,可不久后居然被盗),总得七八十金,大非易事。且京况太苦,养车费力,不如其无。现在兄出入拜客总是步行,上馆上衙门则雇一小驴车而已。”

买不起车,养不起车,这境况好像我们这些苦逼的现代人啊。好在他后来步步高升,直至位极人臣。

但他去世时,仍是家无余财,以清正廉洁享誉一时。一个曾帮皇帝管理“钱袋子”的人,能做到这个程度,他的品质和操守真的不一般。

黄小黄走陕西:发现身边的风景,一起游历那些山河与岁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