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秋拍:重量级艺术品缺失中国现当代书画稳定

本月初,香港第一轮秋拍率先开槌,香港苏富比、保利已先后举办秋拍。保利香港2016年秋季拍卖会推出1800件艺术品、14大专场,总成交额近11.15亿港元,其中,吴冠中《荷塘》、崔如琢《秋风摇翠》毫无悬念上榜“亿元俱乐部”,分别拍出1.062亿港元、1.416亿港元成交价。

香港苏富比2016秋拍板块包括中国书画、当代水墨艺术、当代亚洲艺术、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等,推出逾4000件拍品,总成交额为22亿港元,其中清乾隆帝御宝青玉交龙钮方玺拍出该公司最高成交价,为9148万港元。

业内人士认为,从首轮香港秋拍来看,市场相对平淡,一方面藏家市场仍相对谨慎,另一方面重量级艺术品缺失。不过,业界认为,这种缺失也有积极一面,即是倒逼市场去挖掘新的、未来具有市场潜力的新艺术品。

近日,香港苏富比2016年秋拍共推出21场专拍、4000多件艺术品,最终总成交22亿港元,超越拍前估价。与今年其春拍成绩31亿港元相比,下降29%。不过,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表示:该公司2016年春秋两拍的总成交额能与2015年看齐,已让他们很高兴。

在中国书画专场,香港苏富比呈现300件近代名家佳作,共成交3.48亿港元,成交率高达88.7%。该专场中比较亮眼的是首度公开的来自欧洲藏家的傅抱石精品,两幅古典人物画《夜破东羗图》和《郑庄公会母》分别以2764万港元和1688万港元成交。

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主管张超群认为,上述两幅作品之所以特别抢眼,不仅因为作品艺术水平高,也因为作品所表现的“历史故事”题材十分稀有,它们充分体现金刚坡时期傅抱石创作的特点,记录大师与陪都时期的外国人的交往,特别珍贵。

香港拍卖行们大多押宝于现代板块,近年来很多重点拍品、重要成交均诞生于此。今年秋拍,香港苏富比在整个现代艺术板块共推出15件作品,除一件朱铭的作品流拍外,其余均有稳健的成交。

其中,赵无极创作于1954年的大尺幅早期甲骨文代表作《月光漫步》以4668万港元成交,拔得本场头筹。吴冠中《鲁迅故乡》和赵无极《他乡》分别以3996万港元和3772万港元成交价位列全场二三。

保利香港2016秋拍14大专场总成交额近11.15亿港元。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董事赵旭表示,今年秋拍拍出理想成绩,从成交额看,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当代水墨和珠宝已经成为保利香港成交额最高的三个板块。

记者发现,在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中,常玉、张大千、赵无极、吴冠中等大家的作品已成为多家拍卖行的“标配”,同时也是这些拍卖行的成交大户。从今年保利香港、香港苏富比、香港佳士得的秋拍品就可看到,每家均有配备。

此次保利香港秋拍的中国现当代书画中,吴冠中画作就顶起半边天。据该拍卖行TOP10榜显示,吴冠中有五幅作品入围,其中,《荷塘》以成交价1.062亿港元夺冠;排名第三的为《初春》,成交价2183万港元;第四名为《墙上秋色》,成交价2124万港元。此外,排名第五位为《渔家院》,成交价1416万港元;排名第六位的为《南瓜》,1062万港元成交。这五幅吴冠中作品,总成交额超1.74亿港元。

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成交前10的榜单中,张大千也占据了5席,而在5件过千万的拍品中,张大千占据3席。其中,张大千1948年创作的《秋水春云》,以3548万港元高价成交。另有,《仿唐人壁画》以2048万港元成交;《松下高士》以1688万港元成交。

不过,业内认为,虽然上述大师的作品在各大拍卖行都会有配备,然而精品、生货却是越来越难挖掘到,市场一旦出现来源清晰的大师精品,必然引起一轮激烈竞争,拍出高价亦在预料之中。

程寿康表示,纵使全球个别艺术板块市场不明朗,但亚洲仍表现出其过人抗御力。“藏家对拍品的选择审慎,惟有质精量罕的艺术品仍需求甚殷,致使缔造拍卖佳绩。”

今年首轮香港拍卖出现不少新亮点。如香港苏富比秋拍中,最抢眼的是古珍艺术品,在该公司秋拍成交价前10名中有4件为乾隆时期的拍品,其中,“游龙帝苑”专题的清乾隆帝御宝青玉“太上皇帝之宝”交龙钮方玺以9148万港元成交,高居榜首。此前的估价为8000万至1.2亿港元。

另一件高价拍品为乾隆御制“湘江秋碧”琴,以5564万港元的成交价位居第二,远超拍前估价,同时也刷新中国清代乐器拍卖纪录。据了解,这件梧桐漆木琴是乾隆十年完成的,20世纪日本古董巨商山中定次郎从满清亲王贵族手上购得此琴。

此外,清乾隆青花八仙贺寿螭耳尊以4444万港元的价格成交,清乾隆粉地粉彩包袱式四系盖罐一对则拍出4276万港元的价格,分别上榜该拍卖行秋拍TOP10榜。

今年香港苏富比进行不少新尝试,如其首次推出明星策展,欲吸引星粉加入收藏市场。此次由韩国艺术收藏家及演艺人气偶像T。O。P客席策展的“#TTTOP”专场获得总成交额1.36亿港元的好成绩,并刷新多项拍卖纪录。其中,一件尚·米榭·巴斯基亚的《士兵》以4670万港元的成交价成为专场最高成交拍品。同时,此专场中4位艺术家的作品拍卖纪录、李禹焕“风”系列作品拍卖纪录、凯斯·哈林纸上作品的拍卖纪录被刷新。

据统计,此次明星策展吸引的年轻藏家,分别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超过40%的竞拍者为40岁以下,20%的竞投者为新用户。

保利香港则在此次拍卖中的珠宝专场又有出彩表现。在该拍卖行举办的“璀璨珠宝专场”,共有189件顶级珠宝上拍,其中,两枚完美相称的30.19克拉及30.53克拉的D色内外无暇全美Type IIA白钻分别以4130万港元高价成交。

据悉,这一对白钻出自令人叹为观止的原石,为来源于非洲莱索托王国的Letseng矿区,此矿区以出产最高质量的钻石原石而闻名。

针对今年首轮香港秋拍行情,多年从事拍卖行工作的艺术顾问伍常认为,相比往年,整体上缺少重点、超高价拍品,但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样,拍卖的重心可让拍品的市场价值回到拍品本身,让拍品价格回归本身的艺术价值,例如,香港苏富比的常玉纸本专场此次获得‘白手套’就是一个好例子。”伍常称,此外,市场缺少重点、超高价拍品,也可令人们将目光从过往多次翻炒的天王级艺术家作品,转移到寻找新一代具有市场潜质的艺术家作品上。

国际排名第三大拍卖行香港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亚洲主管暨亚洲区副主席柯强声则指出,从最近香港拍卖场来看,亚洲收藏家出现日益复杂和全球化收藏的新趋势,收藏市场也不再像前几年那样狂热,而变得冷静、刁钻,只有最高质量、罕见的拍品才能获得最高价格。据此,“我们决定根据这个独特的市场,在今年11月的艺术拍卖中,提供大约50个国际上最高质量的艺术品,它们将不受通常的收藏类别和地理区域所限,希望能满足亚洲当前收藏家的购买需求。”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诈骗团伙用线万买玻璃瓶

网上买来收藏者信息,先说要收集藏品拍卖,再让你帮助寻找“金玉宝瓶”,按照事先准备好的诈骗“话术模板”,一步步将诈骗对象的防备心理一点点打破,变成口中的“羊”。

辽宁警方破获一起电信诈骗案,7个人组成的犯罪团伙,分别冒充“香港拍卖行”、“香港收藏品公司”、“上海收藏家”等各种身份,目的就是设局,让收藏者走入早已编织好的陷阱。

警方将该犯罪团伙擒获的同时,找到该团伙诈骗使用的“话术模板”,将这个一环连一环的“局”彻底揭开。

2016年4月,家住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的居民张某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您好,我是香港九龙拍卖行下属的中国国际典藏天下的工作人员。”

对方自报家门后,告诉张某,听说张某爱好收藏,并且有很多珍贵藏品,询问张某是否愿意拿出来拍卖。

张某信以为真,按照对方要求将自己家收藏的藏品悉数汇报给对方,对方表示需要核算价值,稍后回复。

过了一会儿,对方来电话告诉张某,经过核算,张某的藏品价值70万元,同时提出,“会有专门的人上门来取藏品拿去拍卖。”

满以为藏品升值,可以赚一笔,张某等待着对方再次联系。谁知对方联系得很快,询问,“您的收藏里有没有金玉宝瓶?”对方强调,有一个香港的收藏家委托拍卖行正在寻找这件东西,“买家出40万。”

张某并没有这件藏品,于是对方又提出,如果张某可以帮忙找到这件东西,也可以收购。

没过多久,“拍卖行”再来电话,“我们知道谁有,你跟他联系收购来,然后卖给收藏公司。”并给了张某一个电话号码。张某联系后,对方自称是上海的收藏家,确实有“金玉宝瓶”,如果要买,可以14万卖给张某。张某信以为真,但是苦于手中没有足够的资金,于是找到“拍卖公司”,一位自称经理的人和张某商量决定,“你有5万,我个人借你1万,公司给你担保8万。”两人商量,张某和这位“经理”分别给上海的“藏家”汇款,同时“拍卖公司”向“藏家”担保8万,待“金玉宝瓶”顺利转手后,再付清余款。张某将钱汇给“藏家”后,果然收到一个“金玉宝瓶”,但是说好的香港收藏公司却迟迟没有和张某联系。张某急了,主动和对方联系,却被多种情况推脱,“银行账户出了问题”、“去你家收东西的经理半路出了车祸”,再后来竟然完全失联。

张某觉得蹊跷,找到了警方。当地警方先请了鉴定专家,原来张某收到的“金玉宝瓶”不过是一个用玻璃冒充玉石制成的工艺品,且做工粗糙,一文不值。

张某发现被骗,警方同时组成专案组,立案侦查,围绕着资金流向和通讯记录展开大量侦查,发现原来这起案件中涉及的“香港拍卖行”、“香港收藏公司”、“上海收藏家”竟然全部都在北京。

2016年7月21日,专案组展开收网行动,在北京市昌平区一出租房内一举端掉电信诈骗犯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吴某某(男,30岁,陕西人)等7人。

经过审讯,吴某某等人供述,除了张某被骗,自2016年3月以来通过网络购买收藏品爱好者信息,利用网络电话冒充收藏品公司工作人员,以帮助其高价拍卖收藏品为由取得受害人信任,向其推销钱币、“金玉宝瓶”等物品的手段,对辽宁、山东、陕西、浙江、新疆、西藏、内蒙古、河北等十余个省、市、自治区的被害人进行诈骗,作案30余起,涉案金额100多万元。

辽宁省公安厅刑侦局副局长田野介绍,近年,以香港拍卖公司在国内征集收藏品的电信诈骗骗局经常发生。

文物拍卖行业属国家严控的特种行业,骗子是无法注册文物拍卖公司的,所以当别人问其资质时,他们会想出各种理由来迷惑对方。

如果真是香港的拍卖公司,要在内地征集文物拍品,只有两条途径可走,要么是在内地开一家具有文物资质的公司,要么是和内地一家有文物资质的公司合作。

国家对文物等收藏品的监管如此之严,怎么可能让香港公司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在内地征集文物?

因这些公司披着合法的外衣,行骗手段隐蔽,给查处、取证带来很大困难。如遇此类公司,可以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立即打电话报警。

据警方介绍,在对该团伙7名犯罪嫌疑人审讯中得知,张某在该案件中是唯一的“羊”,与其联系的多个人都是该团伙成员冒充的,而张某一步步落入圈套,到最后完全落入局中,实际上是被对方一步步牵引。

其中主要犯罪嫌疑人吴某某是这个局的设计者,同时在局中扮演香港的“拍卖行经理”,也就是吴某某在张某没有足够资金去收购14万的“金玉宝瓶”时,在电话中一次又一次向张某确认,张某可以拿出多少钱,并承诺个人借给张某1万元,并且以公司名义为张某担保。

而这些,全部都是骗局。吴某某从未去过香港,另外的“拍卖行”员工、“香港收藏品公司”和上海的买家,全部都是吴某某按照设局的需要,由其团伙人员假扮的。

警方在对该犯罪团伙北京的住处进行搜查时发现,该团伙在进行电信诈骗设局过程中,吴某某为其他同伙设计了专门的“话术模板”。虚假交易利用话术建立信任,如:

(去电话看中藏品,如果客服与客户建立良好关系客户会主动给客服来电话,相反没有建立好信任关系不会主动来电话)

客服:“给您来电话是咱们合作单位通知我说有买家已经看中您的藏品了,已经把价格谈好了是吧,那您怎么不给我来电话呢,我是您的客服啊,我们的信息要共享,您看我这边一有最新消息都是立马通知您的。”

客服:“咱们合作单位拍卖行主任通知我,买家已经把您成交总额的50%定金打到拍卖行的财务部了,来电话通知您一声。剩下您什么时候方便给您的买家去个电话把时间定一下,定好了我就催着拍卖行给咱们制定合同预约专家。在没有成交之前,您买卖双方是不能动这个定金的。”

(如果客户说:“买家让我帮忙打听 藏品,信息是这样的,你帮我问问看有没有?多少钱愿意卖?”)

客服:“因为咱们单位是专门给藏友出手的,也不发行什么藏品。这样吧,我通过之前参加的一些老藏友,帮你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打听到我不敢保证。从刚才您描述的信息来看是挺珍贵的,而且发行数量少,能不能打听到回头都给您回个电话好吧。”

客服:“我跟您说,您说的这个东西确实不好打听,我把之前成交的一些老藏友电话都打的差不多了,最后在 省的一个藏友那问到了,不知道跟您描述一样不?”

客服:“我这个老藏友人家本来是不想出手的,之前人家花了那么多钱收藏,打算一直留下去的。我去年帮他出手过藏品,关系处得挺好的,我给他说好多好话,最后人家说卖我个面子才说愿意出手的。他当初花了 钱收藏的,他说您诚心要就 给您。他说东西太贵重了,必须得先收到一部分定金才敢把东西给您寄过去。”